--------------:--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6-28-Sat-11:53

【 YY同人 】 董事长大穿越(鼬总受)

1谁说BOSS不能穿越
  
  在木叶这个城市你绝对不会不知道的人物就是钻石王老五宇智波鼬,所谓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学历有学历,要人品有人品.他家的SM集团称霸全国,其中SM酒店是首屈一指的五星级连锁酒店,而SM生活广场更是繁华商业都市的明显地标.总之想要认识这位老总,并且想发生什麽浪漫情缘的女人可以把10个长城排满,款式齐全.这个世界本来就拜金得不行不行, 人都是为钱服务...
  
  
  不过这个世界总没有什麽十全十美,甚至上帝都还不得面对孤独终老的事实,鼬也有著自己的烦心事,而且到达了郁闷致死的境界.总之,每次想到自己可爱的弟弟,佐助,就会不再把那些女人放在眼里,他并不是讨厌,只是觉得为什麽世界上就没有像佐助这般乖巧听话,又有性格的女孩呢…
  
  
  这样一个有著超高智商和超高能力的大BOSS却有著恋弟的痛苦,并且自身居然没有意识到.若是他意识到这个感情,接下来的故事当然还是会发生...因为人的一生总有意外~这个故事不随鼬的主观意识而改变…
  
  
  话说,鼬有一个习惯,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去自来也部屋,那里安静,不会被别人打扰.虽然老板很拜金,却不会在意客人的身份.所以当他有些烦躁,就去那边喝点清酒,感受那种:”文人依窗谈风月,墨客品酒论江湖”的闲情,这些都是他极度缺少的...
  
  
  今日,外面下著雨,更加了忧郁的气氛,悠悠的喝了几杯,鼬离身去上厕所...地上感觉湿湿的,他尽量小心扶著墙的走著,却因为酒精的关系脚步很不稳,闪过了一个香蕉皮,心里暗暗庆幸了一下,却不知另一只脚已经踩到了一片新鲜的西瓜皮...
  
  
  就这样,一代钻石王老五败给了一块西瓜皮,虽然摔跤的姿势是比人好看一点点,不过说到底还是狗爬式的...在不省人事之前,他才记起来这个部屋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垃圾桶...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後悔药的,有钱也买不到~所以在和地板发生激烈撞击後,他也安然的闭上了眼…
  
  
时间一分一秒的滑过...

  宇智波鼬被一阵疼痛惊醒,强光让他张不开眼,好不容易看清的一切却让他感觉比看真子从电视里爬出来更不寒而栗…一个面色藏青的像鬼一般的男人距离他的脸只有一公分,而且装扮得像COS PLAY,穿著和服还配著武士刀…

大白天的这样出来,真的会吓死小孩的,绝对要叫警察把这人灭了,不然吓倒佐助就不好了.鼬心里默默的打算著…但是这时候他只要再往周围看下,就不会做出以下冒犯的动作,因为在这里他才是异类,所有人都在看他…用那种看动物园里猩猩的眼神.
  
  
  
  鼬抄起拳头狠狠的往那个鬼脸上打去,鬼脸应声倒地…殊不知周遭蜂拥来的人群,和他们大叫的中的 “鬼鲛大人”让鼬彻底无语,COS PLAY也没有那麽像的吧…难道他被送入了神经病医院…鼬的脑袋从来没像现在那麽混乱,他却不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头~~这个故事会持续很久…捏哈哈哈哈哈哈!!
2绝望了!对自己穿越绝望了!
  鼬用他那长约3厘米,高约2厘米的眼睛瞪著眼前一群脑残星来的人.
  
  ”你们是干吗的!!?为什麽我会在这... ”他终於不顾形象的咆哮,开始什麽玩笑,只是在厕所摔了一脚,怎麽可以就到了脑残星了呢,难道摔坏了脑子...
  
  被打倒的干柿鬼鲛被身边的人扶起,他激动的把双手按在鼬的肩上,大叫道:”宇智波老师,你真的不记得了麽,你怎麽可以忘记我们这些出生入死的同伴呢... ”
  
  
  ”同伴...什麽同伴... ”开什麽玩笑,21一世纪只有动画片会出现的名词却从怪兽口中说出,又让鼬濒临崩溃!
  
  看到鼬一点也不为所动,鬼鲛的脸有阴森了50倍.他无奈的举起手,打了个响指...
  
  
  鬼鲛看著那里挺直站著的小喽喽们,大声说:”宇智波老师问我们是谁,大家要表现好一点,展示我们完美的武士精神!.”                   
  
  接著鼬就看到了更证明自己到了脑残星的画面.
  
  某甲们:”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某乙们: ”为了保护世界不被破坏,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
  
  某丙们:”我们可爱又迷人的正面角色!坚持爱与正义的真理!穿梭在银河的新撰组,参上!”
  
  
  (沦陷... 沦陷...)
  也就是说故事发展为:鼬在厕所不小心踩到了西瓜皮,一脚从21世纪摔到了明治时期,居然还到了新撰组…遇见了许多脑残的队员…
  
  鼬无语的一阵头痛,“绝望了!对自己居然穿越绝望了!”
  
  难道自来也部屋的厕所真的有时空裂缝麽,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实在不想面对什麽土方岁三,冲田总司…虽然在21世纪他是可以只手遮天的老BOSS,可是来到了武士的年代,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一个连粗话脏话,骂人自卫都不会的男人…
  
  就在鼬无语的同时鬼鲛强迫性的向他介绍了下这个鼬穿越到的时代的新撰组.
  
  局长:宇智波斑,总体而言是个老谋生算的男人.不长出现.
  
  副长(参谋):宇智波鼬,因为是参谋的关系,所以队员们都称其为,老师…是新撰组的智多星,不过现在却被21世纪的一个BOSS代替了= =
  
  四番队队长:迪达拉,弑血的男人,不过队里的人都觉得他像个孩子~
  
  六番队队长:干柿鬼鲛…一出场就把敌人吓死了…
  
  十番队队长: 大蛇丸,变态中的变态…听说和他的副队长有著极深的暧昧~
  
  十番队副队长:兜,负责医药工作…百分之一百服从队长的命令~
  
  “残念….”就像6月1日的限塑令一般残念.听著鬼鲛的介绍,鼬骤然想到了脑残的解释,根据伪百科的解释:脑残指的是脑袋因长了大量不规则的杂草,而发生连续不断的逻辑错误蓝屏死机…而鼬明白,他现在存在於一个脑残当道的时代…他的未来在何处呢!!??见不到佐助的日子又该如何度过呢~
  
  
  
  
  
  
  
  
  
  
  鼬转为绝望老师?哈哈哈…
  很破坏形象的说
  不过神谷配的绝望老师真是厉害啊!
  以至於我高三都在讲,绝望了,我对这个社会绝望了…呵呵~~







3我要拼了老命活下去!
话说自从鼬穿越了,他的生活自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了高档西装,反而穿起了奇怪的武士装,在他这个现代人人看来,这不过是床单的改造版,没有了私家车,连走一两条马路也让他觉得累,没有了先进的通信设备,感觉浑身不自在,最重要他也不会写毛笔啊…生活层次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不过人生总不会因此而结束.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自己在新撰组内还是一个有地位的人.但是在这个改革的年代,每个人的未来都已经注定了,鼬不准备做什么改变,他一直把生死看得云淡风清.
不过古人就有因为 “众人皆醉我独醒”而想不开的,身边一帮脑残的人,脱线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不得不产生疑问,这真的时传说中的新撰组么…其实是被电视吸到了银魂里了吧= =
现在让鼬觉得唯一比较正常的就是六番队队长鬼鲛,虽然长的可以去拍美女与野兽,不过有首歌唱得好啊,”我很丑但我很温柔.”外表绝对并不是你讨厌一个人理由,所以鼬还是很喜欢和鬼鲛在一起的,至少看那个身形,实力绝对比五小强可靠多了,在这个时代还是 “安全第一”最重要了.

不过当鼬又一次晚上上厕所,碰巧路过鬼鲛的房间,不小心听到了以下对白…
鬼鲛: “喂,再放松一点啦,~~”

不明人物1号: “啊~啊~啊~已经不行了…果然只要小鲛就够了,不然不舒服啊。拜托了,小鲛.”

鬼鲛: “真拿你没办法啊。舒不舒服我可不保证哦~”

不明人物1号: “啊~啊~...!”

鬼鲛: “疼的话说出来哦…”

1号不明人物: “不会啊, 果然还是要你来做~ ~好舒服~~”

鬼鲛:那么~这样呢?舒服么?

1号不明人物:啊……

鬼鲛:疼么?

1号不明人物:~太棒了~厄……快点啊!

2号不明人物:等下,这样我好像完全没用似的!既然要好好做,我也要来!

门外的人现在正遭受着晴天霹雳,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不情愿的知道了别人的秘密.可是我们的故事就像所有恶俗剧情一样发生了,鼬绊倒了…”咚…”响声很快的传到了房内.

最先出来的是鬼鲛.“宇智波老师,你没事吧.为什么脸那么红啊!”

接着1号不明人物出场: “:老师,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烧了…身體不舒服要講出來啊!”

鼬看着这个年轻的面容,很坦白的问道: “你是谁啊…”

旁边的鬼鲛看着一脸不解的1号不明人物补充 “不是和你说了,老师失忆了么…怎么这么快救忘了!”说完,顺便敲了下那个看起来快哭出来的1号不明人物的头!

“ 我以为老师只忘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没想到把他最重要的迪达拉也忘记了…555..我好伤心啊!”这个四番队队长还真像是个撒娇的孩子…

“忘记你也也是正常的…你跟本没有存在的意义啦~鼬心里一定只有我啦!” 2号不明人物终于从房间里走出来了,难掩的霸气.

“斑老大,看老师的样子也不记得你了啦…不要说那么肉麻的话!”

三个人完全不在意刚才发生的事,反倒让鼬感觉很愧疚.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没关系,鼬你有空的话,可以加入,反正我没人要啦~不过可以让小鲛帮你按摩,他技术不错啊~”作为老大的斑开心的向鼬解释着,并且不由分说的把鼬拉进了房间,他才不管鼬是失忆还是被外星人改造了,总之他可爱的鼬还是那么可爱就对了…

接着房内依旧充斥着刚才的段子…好吧,但是鼬的生活还是改变了一点点…此刻只有所谓的心里暗示“我要拼了老命活下去!”才能让这个21世纪的BOSS勇敢的活下去!

  4工作欲犯了不能看医生
  
  
  上话说道鼬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见到了局长宇智波斑和四番队队长迪达拉,不过这两个人的言语让他实在觉得很蹊跷,怎麽说呢,就是太亲近了.他不记得和这两个人有那麽熟悉啊…但是今夜还是享受到了,鬼鲛的按摩功夫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比21世纪的那些小姐们到位多了,怪不得都半夜三更了斑和迪达拉还要来找他.
  
  
  第二天,四个人便迎来了激情的工作日.新撰组的工作还是很繁忙的,主要就是处理那些故意扰乱治安的人.继而,他们四个要做就街巡视街道.
  
  
  看著迪达拉开心的样子,鼬总觉得有些不对,这个表情不是小学生去春游兴奋的笑容麽?
  是啊,细想有点脑子的人看到新撰组的四位头头去压马路,哪个都不是好惹的很角色, 根据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很有说服力的这句广告用语”爱惜生命”,鼬得出最後结论,那三个人绝对是觉得太无聊,所以才要出去消遣的…
  
  
  四位武士大人走上了江户的街道,鼬不得不感慨人世发产的巨大变化,从大马路变成了小街道,穿著各式各样服装的行人变成了古装打扮,处处可见的骑车都消失了,连最讨厌的红绿灯都不见了.虽然是古风荡漾的风景,对这个穿越的BOSS而言只是陌生和隔阂…可他的对这个时代的失落感却完全没有传染到伴随在他身边的夥伴,其实在他们看来最亲爱的老师即使失忆了却也没改变什麽.
  
  
  举例说明为:迪达拉习惯在鼬的面前装可爱,用那种不到三岁孩子的口吻撒娇,他在鼬的眼中看到的虽有些是无奈,但更多是包容和关爱;鬼鲛习惯在鼬面前讲自己做饭的心得,并且一开头就停步下来,他看到其实鼬快忍不住睡著了,但还是会掐大腿保持清醒;斑就从来暗地对鼬动手动脚,原因两个人心知肚明,只要碰到敏感地带,鼬就会不自主的脸红,真是可爱.
  
  
  “诶呀呀…小鼬觉得无聊麽?”斑好奇的看著已经连叹了十几口气的同伴,顺势靠近,一直手爬上了美人的股部.所谓士可杀,不可辱!这种猥琐的侵犯动作可是18禁的呀!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宣泄了主人的愤怒情绪.
  
  一旁的迪达拉和鬼鲛仿佛没看见般,继续走著自己的路,连同情的眼神都不附送一个…
  
  压马路的时间是过得如此之快,眼看太阳大叔已经和月亮姐姐交接班了,四个人满载而归,每个人手上都大包小包的.他们今日的工作也终於完毕了.难道这就是生活,在空虚和无聊中消耗人生,鼬从来没有那麽想念过他有点冷清的办公室,唠唠叨叨的小秘,推积如山的文件...还有那个唯一的弟弟.
  
  
  眼前的沸腾的场面完全粉碎了这一切,依旧还是那三个人,吃个饭还碎碎念个不停…让人完全明白绯闻真的无处不在啊!
  
  “什麽!将军大人的禁忌之恋?”迪达拉的嘴张得可以装下一个拳头.
  
  “是啊!小迪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麽?”传播者显现出了悚然的阴笑.
  
  “老大!你快说呀!不要卖关子了,不然拿村正砍你啊!”迪达拉奶声奶气的语调差点让旁人喷饭,砍人宣言可以这样讲的麽?
  
  “好吧,我看在鼬的份上就悄悄的告诉你们哦~不要和别人说啊!这可是机密中的机密~将军大人其实背著夫人们养小白脸哦~而且是特别的红发…”
  
  一旁的鬼鲛实在看不下去了, “老大,没你这样骗小孩的,谁不知道大奥里没有男人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个每天帮秘密情人送饭的就是我表姑的阿姨的侄子的孙女,她亲口说的会有假?将军大人在府上有个密室,连其他夫人都不知道呢.而且常常晚上留在那里,难道去找人家谈心麽?”斑得意洋洋的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真的啊!太厉害了老大!”迪达拉一副中500万头奖的表情抱著有些醉意的斑... ”继续说啊老大...”

  ”听说那个人长得很不错哦...但是来历却很不明,总之像这个世界凭空出现的...”

  ”这是神秘啊!”一旁安静的鬼鲛也忍不住了...

  ”好想见见他!”迪达拉的脸上泛著异样的红晕,”不知道和鼬老师比哪个更好看呢?”

  ”废话!当然是小鼬啦!”斑语无伦次的回应著...”而且那种人我们怎麽会看得到...别做梦的,小迪~”
  

  
  
  旁观的鼬彻底无语了,自动屏蔽的三个人毫无营养的谈话,望著门外的夜景…
  
  门外四月飘下的樱花显得有些哀愁,在这个改革的年代谁又知道明天会发生什麽,现在的欢声笑语做不了历史的书签,因为这个年代会被後人记住的只有战争的血与泪.生命的价值在这里遭到了严重的置疑.鼬基本知道他现在所在的新撰组的绝对不是鼎盛时期了.那红底白色“诚”字旗下,有著多少武士的冤魂为其不能实现的志愿的而痛苦的留著血与泪…
  
  
  
  
  
  
  
  最近很忙的说,以後会更忙…自娱自乐写文时间就少了= =加油!红色头发~知道是谁麽??晓里的~...
  托福...我来了= =


  5蛇是国家保护动物啊!
  
  第二天清晨由於生物中的设定,真选组副长大人宇智波鼬早早的起床了.虽然昨天晚上被那三个混蛋---真选组局长宇智波斑,四番队队长迪达拉,六番队队长於柿鬼鲛骚扰到很晚,但还是累不起来.还是到院子里转转吧.
  
  
  
  他无法想象从前那些昏天暗地,想睡觉想到发疯的日子如今在何处了?
  
  果然是严重的水土不服,他需要什麽?
  
  不是金银财宝,美酒美女.
  
  鼬的内心无力的哭泣著...”苍天啊!大地啊!求求你给我工作吧!”
  
  
  
  
  
  ”嘶........”
  
  ”...嘶........”
  
  一个滑溜溜的身影快速的穿梭在草丛间,并且来到了驻足在院中人的脚边.正要行凶之际却不巧被发现个正巧.
  
  
  发现不寻常的鼬往地上一瞧.不由得吓了一跳!一条白色又带有点银色光晕的小蛇正用他宝石一般闪亮的眼睛仰视著他.而他作为一个21世纪有著极强动物保护意识的未来人却不得不左右为难了...
  
  
  
  他看见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有著色翅膀的小人在他面前大声的吼叫著.”一脚踩上去灭了它!万一它咬了你...你就可能再也见不到佐助了!”
  
  马上,又出现了和刚才有著鲜明对比的有著白色翅膀的自己极力辩解著”不行!这麽弱小的生命,按常识而言,你只要不动,它自然就会走了...”
  
  
  鼬无言的看著两个迷你版自己像中年妇女一般开始吵架.
  
  
  ”蛇是国家保护动物啊!”
  
  ”管他!看他不爽就灭了呗!老子爱怎样就怎样~”
  
  ”你怎麽可以这样,亏你还是大学毕业受过那麽多教育的文化人!对得起党和人民麽!?”
  
  ”妈的!你再说...”小以光速冲向小白!两个人便开始纠缠起来了...
  
  
  
  ”真是头痛啊!”鼬无力的看著眼前这个有点可爱的小蛇,却依稀的听见了脚步声.而小白蛇也有所动静,向著来者的方向滑去.抬头一看,就知道来者与小白蛇的关系,虽然是从未见过的面容,但那蛇腔调,有些泛白的肤色,尖下巴,根本和小蛇一模一样吗!
  
  
  ”诶呀!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宇智波老师呢~”男人熟络的进行客套对白.
  
  这个人认识我?
  
  
  ”老师居然有闲情大清早到院子里散步,还与上了小白...呵呵”男人爱恋的抚摸著不知何时爬上他手臂的小蛇,似笑非笑的看著鼬.
  
  
  
  这阴险的感觉.在鼬一片漆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白光,这种’非好感’的品相,一看就是反派人物.电视上说看到坏人绝对不能乱了阵脚.
  
  
  ”有何事?”鼬充分摆出副队长的架势,要从心理战胜敌人!
  
  果然男人放下了姿态,”上头有任务,今日在此汇合.不过好像来得太早了...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您!”说罢,朝著慵懒的趴在他臂上的宠物笑了笑,两个气质极为相似的面容对看眼,让人不由得觉得这个有点清冷的早上寒意俱.
  
  
  ”有任务?”鼬觉得不可思议,为什麽他居然不知道.好歹他也是个副长.
  
  
  
  
  
  ”大蛇丸队长!你在这里啊~”他们的谈话却不巧被人打断了.又是一个不认识的面容,鼬看著这个带著厚厚眼睛有些稚嫩的年轻人,他明显觉得旁边的人的面部表情浮现出一种暧昧的微笑,有些不和谐...
  
  ”什麽!大蛇丸?”不就是鬼鲛说的十番队队长麽?那个变态中的变态...鼬明显受了严重的打击而叫了出来,老天怎麽能单独让他见这种人.
  
  周围的视线一下子又集中在他的身上,”老师,你突然叫我干什麽?”
  
  鼬看著不怎麽和善的面容,不由得吓出了许多冷汗,他可不想被人知道失去记忆的事.有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特别不能被非好感人知道.”啊...没有,我只是想快点知道什麽任务而已...”
  
  ”副长,由我来向你说明.”一脸和气的青年推了推眼镜,用那种好好先生的表情看著鼬,和气的说道:”上方有要人需要一级保护,局长就把弟兄们都叫过来了.那个要人已经到了,在西厢.是个特别的红发呢!”
  
  “兜,局长让你来找我的麽?”大蛇丸头都不抬继续抚摸著爱蛇.
  
  “是的…所以副长和队长随我来吧…”这个叫做兜的青年依旧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三人离开了院子.
  
  一路上鼬有些郁闷,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的废话言论:“红发…不是的吧…”,他轻声的呢喃著,真的假的,果然所有的绯闻都不是空穴来风,地下爱情请这样曝光了?他有些期待未来的日子了!不会无聊了吧...
  
  
  
  
  
  
  
  
  
  
  
  
  加油!写!!!




6密之男子

在十番队副队长兜的带领下,鼬来到了西本愿寺最僻静的西厢.一眼望去,原来大家早都聚集在这了么.像自己这般悠闲的人真是惭愧啊.

"哟,小鼬来了啊!"斑局长依旧一副狗皮膏药的样子贴上前来."啪"不出意料的像拍蚊子一般被鼬打了出去...不经意转头间,却发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那男子静静的坐在上席,清秀的脸庞与其鲜艳的红发成鲜明对比,而他的着装却是从未见过的,素色的衣服衬托得人与世无争,透着神秘的感觉...

这样的人为何与幕府,甚至将军有关,又为何要送到真选组来?和臭武士明显格格不入,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世界大了什么事都能发生了.

感慨之余,感觉缩在背后偷偷的拉着他的衣角,"老师,老大说的传闻是真的呀~"看着迪达拉像小孩一样一惊一乍的样子,他不禁觉得好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时,阴魂不散的声音又出现了,"人家看起来就很惨了,小迪绝对不能欺负他哦~”斑的一只大手又开始揉捏起迪达拉的头发. “我们要用爱包容他,好好保护他,不只是完成任务,更是贯彻我们的武士道,懂么?"


"恩!我会好好保护小蝎蝎的!"说罢,迪达拉便蹦蹦跳跳的奔去了远方的男子那边.斑也终于端正了表情,对大蛇丸和鬼鲛等人交代了了几句话,人群就渐渐散去了.鼬总隐隐的觉得这个叫蝎的男子的出现仿佛预示着什么,看着他的红发就可以闻到血腥味一般.他这般安静却像是暴风雨般的黎明,还是这是幕末悲剧的前兆么?

他不知道...




随着红发男子的到来,生活从无聊一下子锐变成无语...这一些绝对不能怪蝎,看看小青年长得也不错,有斯文又懂礼貌,真的可以评上江户十大杰出青年了.
所以,罪魁祸首是?

每天早上城里的公鸡还没开始工作,房间的门就被蛮力拉开了,"老师!我们去西院吧!"

鼬又准时见到了迪达拉的放大版面容.接着一只眼还没完全张开他就小手拖大手的像早市般的陪着这孩子来到目的地.晒着温柔的太阳光,陪男主角等待女主角的到来.

门扉不久后也打开了,"早上好!"小迪达拉抱着百分百太阳般的微笑去迎接屋内的人.完全没有经过主人同意,擅自进了屋内...蝎只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默然转身走入内房.

"早饭想吃什么?"迪达拉依旧不放弃的追问道."我会让鬼鲛做哦,别看他那样,做饭可是天下第一的!"

迪达拉完全不顾毫无反应的被问者,"你喜欢什么呢?"

"我呀!最喜欢鼬老师和我的刀了!"

新的一天又开始自言自语起。

"老师长的很帅吧~呵呵~我从小都是跟着他的呢~"满口米饭的小迪拼命咀嚼着,还是不放弃说话.

"呀!给你看我的刀,帅吧!?" 也不顾是早饭时间,就把刀拔了出来,劈向了饭桌.

"你猜他叫什么?"

"哈哈,小蝎蝎猜不出吧!"

"村正哦!很有名的妖刀呢!所以拿着它我就好兴奋呢!很想砍人!"

"不过它应该很喜欢我吧!因为我很强...我...也会保护你的!"话音还没落呢, “噼啪!”桌子果然承受不住非人待遇折成了两半,而两人的早饭也荒废了.

迪达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连忙道歉, “我…我再去厨房拿…你等下..”就飞奔离开了案发现场.

习惯了倾听的鼬依旧站在门外,无语的看着屋内的情况,他一直以为迪达拉只有对他才会如此滔滔不绝,才会这样撒娇...为什么?对这样一个陌生人也会.

一日如此,三日如此,一周逝去,依然如此.

"昨天玩得很累吧?江户真的很好玩哦~"小迪达拉这个敬业的早班族又开始了新的一天…”原来小蝎蝎也喜欢压马路逛夜市么?”说着说着慢慢靠上了蝎的肩膀…

依旧在门外被迫目睹这一些的鼬明显察觉了这两人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变化.他无法克制自己散发着一股极强的怨念!每天早上都要被迫被叫起来,这种日子谁受得了?人生居然连睡懒觉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还有什么意义呢?他气啊,迪达拉又不是不认识路,为什么还要每天必来找他…虽然逮着机会试探着问过,得到的却是: “小蝎蝎是重点保护对象,当然要看着他啦~.”这样的接口连三岁小孩都骗不了,好不好?更何况他还是商场的老BOSS…

“为什么?”他怨声载道的问天…

神出鬼没的斑有一次出现在鼬的背后, “你还不懂么?小孩子要谈恋爱了呗!那么我的情敌就会少一个么?”

“好事啊!”偷腥的猫贪婪的靠近着猎物.习惯性伸出一只大手拖住了鼬的腰,将人彻底拉入怀中…

他听见了,那个人的心跳…咚咚…还有那个人灼热的体温…


“啪!”
这个熟悉的声音再次惊起了院子里的鸟儿,色狼还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鼬头也不回的回房睡他的回笼觉.睡觉是无上的艺术,谁能阻止我追求艺术的脚步!!

宇智波鼬的内心世界不停的哀怨的叨念着烂到不能再烂的台词---

曾经有一段美好的生活放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珍惜.

直到失去之后,我追悔莫急.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认真开宝马车,绝不闯红灯.

如果一定要给这个承诺加上一个期限的话,希望是永远!

也许这一切是奢望,他只希望能在梦里相会21世纪的黎明…

7 暴力解决一切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这八个字不管用在哪个年代都是名言佳句,除非你生活在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话说宇智波鼬从21世纪穿越到这个残破的武士年代已约三十七天八小时三分二秒,而他现在的心情可不能用 ‘悲哀’’无助’’绝望” 这些简单的言语来形容…仿佛是是看到白米饭上加了蛋黄酱和番茄酱的猥琐场面想吐又不好意思吐的尴尬境界…

环境可以悄无声息的改变一个人,他所处的类似 ‘集中营’一般的 ‘警察局”,和几百号雄性生物凑在一起,天天看着多少人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尖叫声不绝于耳,这里的队员绝对是S星人,他们耗费生命力等价交换到享受,享受猫咪抓到老鼠的乐趣…这是暴力啊暴力啊!我们是地球的一部分地球也是我们的一部分,这种互相残杀的事情不是只有高达系列里才会有么!? 绝望了!对这个暗的地方彻底绝望了!
多谢老天怜悯他心地善良,长相斯文,严刑拷打这活是轮不上他…作为副长只需要旁观就可以了,看似轻松的工作其实格外沉重勒,特别是每个星期三,是鼬最不想看到的人上场.

一番队队长迪达拉是也! 能把惨绝人寰,惨无人道演绎的如此生动形象栩栩如生的也只有他了.


平日嚣张的小喽喽们今天特别乖,说话也不带脏字,他们希望最好可以被无视,毫无存在感,要是不巧被迪达拉队长看不顺眼,后果比宇宙人侵略成功地球还严重.

终于如同声带撕裂般的惨叫声预示着今日的好戏就要上场了,观众们紧张的咽口水吧!



“啊!!!!!…他妈的!有种杀了老子!……..啊!!!!!!”

满身都是鞭痕的囚犯凄厉的叫喊着,他不明白,他越是痛苦,折磨他的人就会越开心.因为对于迪达拉来说拷问永远不是最终目的.能把人搞得生不如死岂不是更有乐趣??

面目阴沉了百分之37的迪达拉邪恶的冷笑着, “妈的!你给老子坦白交代…我呸!”顺便在伤势特别严重的胸口吐了口水.其实他根本不想知道答案,他只想全心全意送他上西天.

“呵…不过我知道你在临死前特别想爽一下…所以才不肯说的吧,我明白!我全明白!”话语间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鞭子,虽然处处的伤痕早已遍布囚犯的全身,他还是乐于开辟新大陆,那个倒霉的人的气息越来越弱.一旁的人不得不同情下这位其实还满有骨气的人,也许他遇上别人会得个全尸吧.人心是不能相通的,这位半只脚踏入地狱的革命者明显不能体会身边扫过的眼神.

迪达拉有些轻蔑的笑着,拎起旁边的水桶往晕死过去的人身上泼去. “有些人就是贱!贱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喂,贱人,本大爷叫你你听见没?”他好像很久没遇到这种臭难弄的钉子,却让他有了特别的兴奋感,全身也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咳…咳”囚犯有了微弱的反应.一丝刺眼的光线让他睁开了有些渗入血的眼睛,还来不及看清,一把武士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斩下了他的一只手臂.

强烈的疼痛再度激起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啊!!!!!…”在一旁被大量鲜血染红的人举起手中的刀舔了舔.

“人渣的血果然不怎么样…哼…”迪达拉的语调又放低了点: “喂,死人,去下面的时候告诉你的同伴…我会以 ‘天诛’的名义把你们这些人渣都肃清…不过还要等我忙完,把你彻底变成人棍再说.”说罢他又举起了爱刀砍向了早已面目全非的人.

在远处的鼬早已麻木了见怪不怪,看着又被割下一块肉的男人再度被冷水泼醒,周而复始的痛苦哀叫,他不得不感叹…

其实吗,人生何必太执着呢?.人难免一死,信仰和立足点都会灰飞烟灭,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当然这样的觉悟不是谁都有的,一般人不能理解.

“呛!”随着金属碰撞声,武士刀完成了使命终于回了鞘,也预示着苦难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迪达拉快速的换上干净的衣物,把那团肉泥交给队员们处理.

“老师!我们去吃饭吧!”他蹦蹦跳跳的开心的跑过来,明明刚才还那么血腥暴力,为何现在又流露出幼稚园小孩的阿表情,哪一面才是他的本性,或许这都是!

“小迪…你要不要休息下?”鼬满怀关心的问道…

迪达拉依旧使劲拖着鼬走向饭堂…“不要啊!人家很饿啦~”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这样粘着人家会被讨厌的.”这些日子全组上下都明白了迪达拉的心意,不管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看到可爱面的小迪,冷冰冰的蝎也不得不动心了,两人进展的不错…鼬开始想象要是蝎知道了迪达拉变态的样子会怎么样…汗…

“我才没有像班老大粘你一样粘小蝎蝎啦…而且我们发展很快,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迪达拉嘟囔着嘴不满的说道.

“呵呵…”鼬听得忍不住笑出来,“什么叫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老师好坏哦,:迪达拉不好意思的脸红了,极力的辩解着, “我只是很想保护他啦,这也是老大给的任务吗!不是吗~”

“好啦!”鼬忍不住摸了摸小迪漂亮的金黄色的头发,一种似曾相识温暖的感情涌上心头, 好像是在对…那个宝贝人一般.是啊,他已经无法割舍很多东西,他也慢慢开始害怕失去…


他们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呢?也许一切早已注定好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